沉迷荣耀无法自拔

一个云梦双杰小脑洞。

魏无羡死后,江澄对于坐家主到是越发越心得应手,人家都说他变得越来越有家主风范,岂料到曾经他也是一个易用感情行事的少年。

“舅舅!”
江澄听自己侄子跑进,嘴里呼唤着不着调的称呼。兴许是还小的缘故,一个称呼江晚吟都能里面听出只属于幼童特有的软糯嗓音。孩童正拖着印有金浪牡丹衣着的大摆袖,抱着一团不知什么东西,踉踉跄跄跑了过来。
江澄放下手中正在批阅的文件,抬眸打量对方许久,也不知是无奈还是怎么,叹口气便摆出一副不耐烦模样,语气倒也没减多少。
“何事?”

“我想养這個。”从孩儿柔软香唇里吐露出的话语时江澄将目光移向了刚刚还来不及细看的东西。这雪白色的毛发看起来便十分柔软,江澄的眼角缓和了几分,不禁这么想...

一个心血来潮的小产物。

喻文州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楼下,身处二楼的他脚踩着透明玻璃。不出意外,他透过玻璃看到了他熟悉的黄少天。黄少天好像生来就有那种能吸引人的目光,在绕一圈和人打过招呼后好不容易脱离人群,正欲抬头舒展一下脖子,他刚好看到了在他正上方低头的喻文州。

四目相接。黄少天眉眼弯弯,也不知怎么,就下意识左手插兜右手上举摊开,掌心向上。他悄悄比了个口型,喻文州立刻知道他是在喊自己。
“隊長。”
喻文州忍不住轻笑出声,他缓缓下蹲。同时摊开手掌与黄少天的手掌刚好对上,两只手就这么隔着一层玻璃,一层空气,搭在了一起。喻文州弯了弯眸,笑意从他上扬的唇角里开始无限扩大。他冲黄少天眨眨眼,也学着黄少天模样对他比口型。
“少天。”

《霍格沃兹:一段校史 萨菲纳记》

1


萨菲纳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入魁地奇。噢好吧虽然也是想过一点点,不过他可不认为自己真能被选上。


“嘿,萨菲纳,你可真是辛苦。”萨菲纳自言自语着轻轻敲打着脑袋。不过搭档祖母绿……老实说自己并不记得他的名字了,祖母绿拍拍自己的肩膀表示了祝贺之后便去寻找他的恋人了。萨菲纳吐吐舌头嫌弃的瞥了一眼人,他想去寻找自己从小的玩伴。莱昂帕斯。很不幸的是,莱昂帕斯并不住在格兰芬多,而是在拉文克劳。只得打消了那个念头,趴在桌子上埋头苦干他的日记。


2


“XX公历2081年      ...

黑线(1)(半架空)(哈利波特背景)

01

唐源再一次踏上九又四分之三站台时,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

喔。唐源有些无奈的抚摸太阳穴,他看见了最近都在缠着自己的姑娘——法蕾娜。他急匆匆的跨上火车赶紧寻找只空余一人的火车铺,万幸是他终于找到了。乘着那个姑娘还在四处寻找时,迅速的跨了进去。正好躲过了姑娘的目光。

02

唐源悄悄松了口气,一边讪笑着一边打招呼坐下去。他朝几位看过去,无不意外的是同伴。

“太好了。”他不禁这么想着。

“嘿唐源,你是被谁追杀了吗?”其中一个看似与唐源很要好的朋友伸出手拍拍唐源肩膀。眼里流露出一丝怜悯。

唐源白了对方一眼才没好气的开口:

“是法蕾娜啦。”

03

在座的各位都惊讶的瞪大双眼,他们...

不行,还是很差劲。 [看看已經被自己训练得筋疲力竭的精灵,忍不住失望的说出口。 在数次向劲敌先生面无表情的喊出那句“来对战吧” 并且又数次被打败的情况下,很难再保持信心。不禁令自己怀疑] ……或許,我的选择是错误的? [动作轻柔的将精灵收回球里,又用指尖在上面挲几下,看看已經黑透半边的天,有几颗珍珠粉末似的星星点缀,恍然间想起自己是从上午开始训练的,一直没有停歇過。想到这里,肚子开始唱起里空城计,想来一整天都没有休息过,精灵也必是又累又饿。轻声喃喃句抱歉,便前去寻找pc屋。在吃足饱饭后,已经临近深夜,精灵早已睡着,而自己的脑子却清醒的很,无奈只好仰视着天花板思考人生。]…為什麼?……為什麼会输...

大概是戏x

“可爱组的冠军是——”

主持人像是故意卖关子,目光在我们几个参赛选手之间流转着。 此时此刻,我深切的感觉到心脏的跳动。

突然,灯光打开,照耀着自己全身。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就顿时被强光刺激地睁不开眼,尽管如此,内心却深深的感受到了喜悦。

待自己好不容易适应过来是,掌声已经热烈的响起了一段时间了。

“来自未白镇的小遥小姐!”

掌声更加热烈,甚至有的人发出了欢呼声。

面带笑容的跨出一大步,享受着观众与身后选手的注视。

“祝贺你,小遥小姐!”主持人将缎带徽章递了过来,自己则迫不及待的接过,美丽的粉色徽章在灯光下闪闪发光。主持人笑容依旧,他点点头,仿佛在认同着什么:“最后的那招“礼物”真是可爱啊!舞蹈也是非常精彩...

© 沉迷荣耀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